邓海建:骂完杨燕绥男耕女织退休论之后呢?

  城市生活纠结而烦累,骂人好像就成了一件很爽的事儿,尤其是在网络上群起而骂之。朱大可先生将之称为“哄客文化”,社会心理学称之为群体极化,但无论表达上多有差异,都属于不管三七二十一、情绪化批判的意思。这两天被骂得最火的,是清华大学的杨燕绥教授:客气的是骂人家站着说话不腰疼,暴脾气的直接骂她“没人性”。

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:前几天,杨燕绥教授在接受电视节目《七分之一》采访时提出:“不是延迟退休年龄,是延迟领取退休金。”她建议65岁领取,说发达国家都是这样。记者问:50岁退休65岁领取养老金,中间15年怎么办?杨教授回答:“男的去养老院做园林义工,女的给老人洗衣服啊做点编织,多好啊!”

  记者问的是15年过渡期的保障问题,而杨教授给出的“男耕女织”处方,显然是老年人生活方式的选择问题。按理说,这不是一个概念。鸡同鸭讲之后,经过舆论激愤热炒、媒体添油加醋,就成了公众社保焦虑之下的众矢之的——都以为杨教授在拿民意关切穷开心,以为我们只能在“男耕女织”中垂垂老去。于是这种看似轻佻而戏谑的说法,就像当年“表叔”不合时宜的微笑,终于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  事实上,自8月12日“清华版”养老金改革方案公之于众以来,各种争议不断。杨教授作为“清华版”的领衔人物,对于延迟领退休金的解释自然不会当真如此庸俗。纵观“清华版”方案,是建议在 “统账结合”基础上,将养老金变为“国民基础养老金”和“个人储蓄养老金”的二元结构,前者保基本,后者拉开差距。虽谈不上完美,但也并非一派胡言。至于“种花洗衣服”,其实早就是在养老院成为现实的“互助养老”模式。杨燕绥教授之所以挨骂,恰在于没有正面回答好50岁退休后的基本生存保障问题。只是,因为各说各话,9月12日,杨燕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回应“退休后去养老院做园丁洗衣服”仍表示此前说法没有错。

  话没错是真的,被深深误读也是真的。

  这误读的背后恰恰在于两个肇因:一是,深居庙堂的专家学者拟定改革方案也好、阐释制度设计也罢,严肃的议题恐怕还是要有个严谨的姿态,多解释、多沟通、多倾听、多互动,才不至于总是遭遇断章取义的尴尬。二是,在养老改革这件事上,民众早有一肚子的想法与诉求,却很难在一个充分博弈的平台上释放,那么,只要遇到一个极低的“燃点”,也会引爆蕴蓄的怨气。

  养老制度调整是箭在弦上的事情。刚出台的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》显示:当前,中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阶段,2012年底中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.94亿,2020年将达到2.43亿,2025年将突破3亿。此前更有数据说,到2035年,我国就会进入超级老龄社会,这意味着每两个劳动人口就要供养一个老人。养老要过紧日子,这已经是现实所迫的共识。

  有一点是肯定的,眼下的养老困境说穿了就是“钱”的问题。遗憾的是,我们都在想着怎么“分”钱,而很少关注怎么“管”钱。不妨看两组数字:一是在以银行存款为主的投资体制下,中国养老保险基金获得的年均收益率不到2%,但2012年前的十余年间,中国年均通货膨胀率却达2.47%。二是来自人社部的数据显示,2010年、2011年、2012年3年间,全国被核查出来的冒领五项社保的金额分别为8154万元、9475万元、11807万元。

  今天看来,并轨的呼声横亘在莫名其妙的“沉默”里,有限的养老金又不得“善用”,只盯着理论化的改革方案能行吗?骂完杨燕绥教授的退休论之后,是沉醉于过完嘴瘾的快意、还是集结起起而行之的自觉,这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(原标题:骂完杨燕绥教授的“男耕女织”退休论之后呢?)

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www.4056qipaiyx.com 分分快三手机计划软件_分分快三app哪里下载_分分快三苹果版计划 版权所有